我不是我没有

墙头众多,拒绝撕逼。

[ALL楼]明楼积点卡

想要!不贪心,这样的卡来一张就满足了!

废病:

*总之是ALL楼,团宠注意


  *脑洞的产物,本来想认认真真写,但是感觉会很长,于是它变成了一篇大纲文(so sad)


  


  


  


  






  总之这件事肯定是明台先遇到的,没有为什么。


  明台买名为赔礼实为聘礼的戒指的时候,店员给了他一张积点卡,告诉他积满点数就会有礼物送。明台表示无所谓啊,礼物什么的又不稀罕喽,反正不管礼物多贵重,他都买得起。


  第二天他后悔了,因为这张点卡变成了一个明楼,少年版明楼。


  明台第一次看见水嫩水嫩的大哥,克制着自己想扑上去咬一口的心情:“大哥,我是你弟弟明台。”


  大哥表示无法接受昨天还水嫩水嫩的小明台一转眼变成了人高马大脖子以下全是腿的奶油小生。


  然后明台做了一桌子菜把少年版大哥征服了。


  既然点卡变成了明楼,明台表示不积也不行,他带着少年明楼一起出门,一路上付账无数,终于回到了这家店,店员表示我们这一家分店只有一张点卡,想继续积?去找分店吧。


  “我从来没听说过你们还有分店!”明台抗议。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村。”店员十分淡定,然后多看了少年明楼好几眼。


  明台表示你们店里人真会玩。然后把少年版明楼扯了出来。


  两个人走着路说着话,明台太开心了,表现欲空前爆棚,于是自告奋勇要带少年版明楼见见世面。然后他惊愕地发现明楼大哥少年的时候居然比他还会玩。


  明楼表示“你还嫩点,到哪我都是你哥”,明台心悦诚服,主动掏钱,请明楼指点他怎么玩。


  两个人游山玩水不亦说乎,把积点卡的事给忘了。


  同样的这一天,阿诚和梁仲春一起去外地办公,然后他从梁仲春那里得到了一张积点卡。


  梁仲春说那边的人多谢您经常照顾我们的生意,这张积点卡孝敬您了,据说积满了有礼物送,虽然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聊胜于无。


  阿诚笑了笑,这边刚收下那边就丢在一边。然后积点卡变成了一个明楼,是阿诚被捡回明家时期的那个明楼。


  阿诚表示他受到了惊吓,然后拿着枪去找梁仲春,气势汹汹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梁仲春表示自己从头到尾都很无辜,只不过是收了别人一张点卡而已。


  不过梁仲春为了保命还是说了一招,如果阿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把点卡积满,说不定就知道真相了。


  阿诚回到旅馆跟明楼大眼瞪小眼,明楼表示无法接受昨天瘦小且伤痕累累的阿诚一天之间变成了人高马大脖子以下全是腿的小开。


  于是阿诚做了一桌子菜征服了他——这一切全是套路。


  明楼看见阿诚愁成这样,忍不住怀疑现在的自己是不是惹人讨厌。还没纠结完,阿诚就要带他出门玩玩,明楼矜持地表示没问题。


  于是两个人出门压马路,阿诚开着车载着明楼,遇见一家食品店就要停下来打包,遇见一家蛋糕店也要停下来打包,遇到一家……


  打包之后阿诚还不停地说:“吃,大哥,您多吃点,快吃。”


  明楼一开始还能忍忍,后面越发忍无可忍,眼见着自己快要被食物淹没,不知所措了,明楼终于生气地说:“你是不是跟我有仇?”


  阿诚支支吾吾地,终于说了实话:“太久没看先生这么瘦了,心都碎了。”


  阿诚觉得明楼身上减的不是膘,是他的心血。


  明楼看着满满一车食物,心惊胆战地想:这么多,自己现在得胖成什么样子了?


  阿诚发誓要在短时间内把明楼流失的肉全补回来,暂时把积点卡的事给搁在一边。


  机缘巧合,明镜去服装店买买买的时候也得到了一张积点卡,她觉得很有意思,带回家后拿给阿香看,然后她们两眼睁睁地看着点卡变成了明楼——儿童时期的明楼,眨着大眼睛,小脸圆嘟嘟的,别提多可爱了,把两个人萌得心肝乱颤。


  美中不足的是小明楼总是拉着明镜的衣角喊“妈妈”,明镜纠正他说:“我是你姐姐。”小明楼皱着脸就要哭,说自己的姐姐年纪绝对没有这么大,看上去也没有这么老。


  明镜觉得很心塞,岁月果然是女人的大敌。


  但是谁让小明楼可爱啊,明镜一看就想起了过去父母还在的日子,又是哭又是笑的,还把明台小时候的衣服全翻出来给小明楼一件件地试,最后还试了几件女装。小明楼穿了一会儿不耐烦了,闹着要吃东西,于是阿香做了一桌子点心征服了他。


  小明楼穿着小洋装咯吱咯吱地吃点心,偶尔几句童言童语把明镜逗得乐不可支,又是要约照相馆又是要带小明楼出去见见世面。


  晚上小明楼躲在被子里偷偷哭,被明镜发现后心疼得不行,小明楼说自己想妈妈了,明镜把自己的年龄给忘了,陪着小明楼睡觉,哄他说以后我就是你母亲。


  嗯,反正明镜从头到尾就没想起过积点卡的事。


  这段时间,王天风也得到了一张积点卡,别问为什么,无巧不成书,也可能是他偶尔逛了家点心店,糖买多了,送的,跟着他一起买东西的郭骑云也得到了一张。


  王天风嘲笑着这种骗人的东西,一分不值,然后随手丢给了郭骑云。郭骑云也没放在心上,进门掏钥匙的时候把其中一张卡落在了走廊上。


  大半夜,王天风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抓着枪谨慎地打开门,开门一看是明楼,明楼气冲冲地朝他吼:“有你这样的吗?差点把我冻死了!”


  吼完,明楼觉得王天风不太对,王天风也觉得明楼不太对。


  明楼茫然地说:“王天风你怎么长胡子了?”


  王天风则觉得明楼哪有这么嫩。


  两个人一对时间表,发现在这个明楼的记忆里,他才刚和王天风成为生死搭档,而这边的王天风都快和现在的明楼拆伙了。就在两个人冷着气氛很尴尬地时候,门被敲响了,王天风把这个明楼塞到了自己的被子里。


  再次打开门带给王天风的又是惊喜杀,是郭骑云鼻青脸肿地把另一个明楼送过来了,这个明楼看上去老了很多,而且心事重重,在看见王天风后更沉默了,郭骑云指着王天风,特委屈地说:“你看,我说了我不是化了妆的特务。”


  王天风还没说什么,郭骑云一溜烟跑了,留下一个明楼和他眼瞪眼,然后明楼叹了口气,走过来抓住他的肩膀:“不管是不是做梦,能见到你也不错。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梦见你,渗人。”


  王天风隐隐约约地猜到了什么,没说。然后把明楼带到自己的卧室,故意说:“更渗人的还没让你看见呢。”


  被子一拉开,明楼看着明楼从被子里钻出来了,两个人都是一副惊吓过度随时要抽风的模样。


  “你们居然搅到一起了?!”两个明楼同时喊。


  “谁跟他搅到一起了?!”两个明楼接着喊。


  王天风为了区分他们,年纪比较大的那个叫明楼一号,年纪不大的那个叫明楼二号,明楼一号无法接受地表示能不能给个好听的名字,至少可以叫他明长官,叫二号明先生。王天风冷笑着说能给你们名字就不错了,两个冒牌货少得寸进尺。


  两个明楼都不服,合起伙来对王天风冷嘲热讽,王天风再毒舌也一人难敌两张嘴,一怒之下做了一桌子……哦不,他买了一桌子菜暂时让两个明楼无暇说话。


  这个时候,专心完成“用各种食物喂饱明楼先生”大业的阿诚接到一个电话:真·明楼失踪了。


  阿诚顿时炸了,除了用食物喂明楼,又多了寻找明先生的任务,满世界找不到,阿诚终于想起了积点卡的事。


  他带着明楼回家,一路上都在酝酿要怎么跟明镜解释,明楼也是满心忧郁,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接受去见上了年纪的姐姐。结果两个人一进门就看见追着小明楼喂饭的明镜,八目相对全都傻了。


  阿诚试探性地给明台打了个电话,发现明台那里果然也多了个明楼,于是他让明台快把明楼送回来。两个人一回家就被明镜抓住一通训斥,尤其是少年明楼被训得更惨,说他带坏了自己的弟弟。


  少年明楼看着姐姐一边爱护着儿童版明楼,一边骂着自己,感觉心中真苦。明台这时候站出来维护他,说都是自己的错,而被阿诚喂得有点肥的明楼则羡慕嫉妒地看着两个人的体型,三个人一合计,下午就借着散心之名去了运动场。只给阿诚留了一张纸条。


  阿诚觉得两个明楼交给明台应该没问题。他一边督促明台别忘了叮嘱两位先生按时吃饭,多吃饭,吃多饭,一边花大价钱满世界去找其他的积点卡,可是积点卡这东西仿佛可遇不可求,总结一句话就是找不到。


  这个时候,明长官和明先生……嗯,明楼一号和明楼二号被王天风送回来了,王天风的评价十分嫌弃:“两个娇生惯养的吃货,再不送回来,我那点工资就养不起他们了。”


  屋子里多了五个明楼,明镜表示心脏有点承受不了,抱住那个最小的明楼,她躲进了屋子里。


  剩下四个明楼面面相觑,坐了一会儿,阿诚最先受不了了,说自己还要找剩下的明楼卡,就先走了。然后王天风假装看窗外的风景。


  于是明台最惨,被三个明楼轮流说教,少年版明楼没法对他说教,处处维护他,于是少年明楼和明台一起被其他三个明楼轮流说教。


  阿诚回来的时候,看见四个明楼搭了张桌子在打麻将,王天风明显偏向明楼二号,明台明显偏向少年明楼,可惜把他们几个捆在一起,都比不上那个年纪最大的明楼一号,输得惨不忍睹,并且还是输一次就脱一件衣服。所以满地都是衣服。


  阿诚表示你们能不能像点长官的样子,年纪最大的明楼懒洋洋地挑了挑眉,表示:“有什么好在意的?他们身上有哪一块我没看过?”


  “你是看过了,但是我,王天风还有明台还没看过啊!”阿诚痛心疾首地说。


  “那有什么好看的?构造不都是一样的吗?”少年明楼皱了皱眉回答。


  剩下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这个话题,包括明台都高深莫测了起来,气得少年明楼掐了他好几把,骂他不讲义气了。


  阿诚经过多方调查,终于发现汪曼春也得到了一张明楼卡,而且看样子出现的明楼是和她热恋期的明楼。


  因为害怕明镜暴怒,他没敢光明正大地说,而是偷偷告诉了明台和王天风,于是他们决定把明楼从汪曼春的手上夺回来,计划还没行动就被明楼一号发现了,听到是汪曼春,明楼一号沉默了。


  然后他带着四个明楼——包括儿童明楼——同时出现在汪曼春眼前,汪曼春被他们搅得心烦意乱,简直崩溃,莫名其妙地就把被她关起来的明楼交出来了,在见识了五个明楼同时出动的这一天之后,阿诚,王天风和明台不约而同地决定对此缄口不言,不做任何评价。


  因为这个过程真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简而言之一句话:为汪曼春处长点蜡。


  第六个明楼回来之后,他们就轻松多了——麻将桌可以摆两张了,再也不会存在明台帮少年明楼偷看牌,或者王天风帮明楼一号和二号偷牌的事情发生了。


  对此,唯一一个得不到帮助,还要被阿诚专心喂肥的明楼只能呵呵一笑。


  虽然这样,明镜,明台,阿诚还有王天风还是很想念已经失踪的明楼,他们的思念越来越强大的时候,第七张卡出现了,原来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有一块,只是之前被他们习惯性地无视掉了而已。


  四片纸张拼在一起,第七张卡出现了,同时,代表着点卡积满,七张卡把真·明楼换回来了。


  皆大欢喜。唯独明楼自己不知道发生过这些事。他记得的是自己出了车祸被送进医院,然后一直昏迷着。


  一直处于家庭食物链底端的明楼,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在家受到的关注提高了不少,明台时不时就想和他出去玩,被他训了也不怕,明镜动不动就来捏他的脸,还变着法子给他做衣服。


  只有王天风,好像更毒舌了。


  明楼很惊讶地问阿诚:“在我不知道的期间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差一点失去你,大家都害怕了。”阿诚说着,给明楼的碗里夹了更多的菜:“大哥,还是多吃点吧。”


  “……”


  


  



评论

热度(266)